赌博软件

我被公司割韭菜:损失600万倾家荡产,突遭裁员欠薪5万多

发布时间:2021-01-04 15:25:17 浏览次数: 作者: 本站原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故事荟”(ID:cjgshui),作者:eternal/设计:麦子,36氪经授权发布。

996的高压未必能换得996的福报。创业从来九死一生,当公司轰然倒下,被动裹挟其中的员工,某些时候,还是公司的客户或者用户,往往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假如造富机器真的存在,那么它的名字很可能叫“互联网”。

2005年百度上市时,当天造就了8个亿万富翁,51个千万富翁;2014年阿里上市,28位亿万富翁浮出书面;一个个传奇如同车水马龙,让围观者目不暇接。

川流不息的人们大多数怀揣梦想而来——即便他们原本怀抱其他梦想,但财富自由也算得上最大的馈赠之一。

但传奇总归只是极少数人的幸运,996的高压未必能换得996的福报。创业从来九死一生,当公司轰然倒下,被动裹挟其中的员工,某些时候,还是公司的客户或者用户,往往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财经故事荟》特地采访了四位遭遇职场滑铁卢的“打工人”,他们有的在P2P公司甚嚣尘上时入场,拿出自有资金投入公司平台,不久后遭遇暴雷,还被客户追讨损失;有的在长租公寓一片大好时入职,结果遭遇欠薪裁员;还有的到了被辞退时才知道,自己从始至终只是老总的一颗棋子。

公司暴雷我损失600万,还要赔偿客户损失?

闻末末 26岁红上金融销售人员

“我去红上的时候,正值P2P行业大火。谁知道一年后,就遇上了暴雷。我和家人直接损失了600万,这笔钱至今下落不明。更可气的是,公司居然在欠下员工大笔债务的情况下,叫我们去赔偿客户的损失。”

在电话里,闻末末的声音充满了愤慨。

今年26岁的闻末末是设计类专业出身,毕业后做了将近一年的平面设计师。这个工作很累,经常要熬夜到凌晨两三点钟。眼见自己越来越憔悴,她逐渐萌生了转行的打算。

一次聚会上,闻末末的一位朋友给她提供了门路。这位朋友在红上金融做了3年销售,据她所说,工作比较轻松,待遇也还不错。恰好闻末末的家人投资过红上金融的理财产品,觉得这家公司的业务涉及保险与P2P,看起来前景不错。

疲惫不堪的闻末末,没经过深思熟虑,就在朋友的劝说下决定辞职,决定加入红上金融。

入职之前,闻末末去过公司在西安的后援中心,调查过备案材料,觉得这家公司看起来还算正规,彼时,互金行业正是如日中天之时。

2018年10月,闻末末通过朋友内推,成为红上金融的正式员工,经过系统的培训与定期考核后,她如愿以偿成为一名销售人员,主要职责是接待客户,推销保险和理财产品,工作内容就是接打电话,比做平面设计师轻松多了。

彼时,闻末末的很多亲友旧识闻听她在红上金融工作,便通过她购买了大批理财产品。

小红也把家里的600多万元资金,全部投入到公司的理财平台,期望大赚一笔——这笔钱,原来是拿来还房贷、车贷、装修贷的。

好日子没持续多久,到了2019年10月,由于无法完成公司规定的业绩,闻末末被迫从红上金融离职。

离职后的一个多月内,她依然持续购买过红上的理财产品,彼时,她还不知,一场致命危险即将到来。

2019年12月,闻末末突然听说红上金融暴雷。警方立案后,公司多位高层人员被抓走调查。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要承担着刑事责任,甚至锒铛入狱。

随着红上金融的轰然倒塌,客户和员工陆续遭殃,身兼前员工和投资人的小红,更是损失惨重。

为了拿回本金,闻末末和过去的几位同事到赶到公司总部,在房间外苦等了几小时,才见到负责人。

结果,不但本金难以追回,本身就是受害者的前任、现任员工,居然被公司要求自行出钱补偿客户,这让闻末末倍感寒心。

“感觉自己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我那600万不可能找回来了,还牵连了朋友与客户,实在太难受了。那时候我哭了好久,好几天都没怎么吃饭。”

走内推入职长租公寓,为维权几被传唤

烦尔赛24岁 长租公寓金牌管家

“跑去维权后,我被传唤了”,烦尔赛如今一肚子苦水,“我怕自己简历上会有污点,就不敢去要钱了”。

2019年6月,烦尔赛在老同事的帮助下,通过内推入职某长租公寓。

在那之前,他曾在58同城、百度等公司工作过两年多,听闻这家公司前景不错,公司融资能力很强,一直想找机会跳槽过去。

入职后,这家公司开出15000元的月薪,这个数字让他怦然心动,主管也向他陈说了公司的光明未来。

最初几个月,烦尔赛的感觉还不错。同事们各司其职,相处也很融洽。工作朝九晚六,很合他心意。他很快就成了金牌管家,收入再次提升。

但好景不长。从2019年11月开始,公司总是无理由的要求员工加班,还把“服务管家”和“房屋管家”两个职位合并,工作任务翻倍,却不加薪。烦尔赛经常要加班到晚上11点以后,“身体天天被掏空”。

彼时,烦尔赛还不知道,公司即将面临一场覆巢风险。

2020年11月,公司正式暴雷,当时烦尔赛两个多月的工资尚被拖欠,差不多有5万元。据他所知,和他遭遇相同命运的,就有500多位同事。

眼见事态严重,烦尔赛组把大家组织起来,多次去往长租公寓总部讨要说法,却始终得不到回应。此时的公司已经内忧外患,业主、租客、供应商都向其施压,无暇顾及欠薪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烦尔赛还租了公司的房子,今年10月刚刚续租了一季度,“7000多块钱都交了上去。公司一暴雷,我被业主赶了出来,房租却拿不回来”,烦尔赛很是郁闷。

12月中旬,公司作出承诺,将尽力偿还员工欠薪,“这只算是安慰剂吧,我也不指望了”,烦尔赛如今已经心灰意冷。

公司被立案,100多万投资血本无归

阿闷80后美利金融前员工

“全公司上下至少200人参与了这个理财项目,保守估计,涉及员工的投资金额至少在1亿元。光我自己就投了100多万进去,一年多了钱也没回来。”美利金融前员工阿闷,在电话里对《财经故事荟》说到。

2017年下半年入职之后,阿闷对美利金融的环境很满意。这里气氛和谐,员工待遇也还不错。公司还在合同上承诺,股票上市后会兑现给员工期权,第四年便可全部变现。

如果公司顺利上市,阿闷也有机会将参与其中,这是一个长见识的绝佳机会。

去美利金融后不久,阿闷就接触到了名叫“乐享计划”的内部员工理财项目,把钱存进指定账户,年化利率高达13%,如果想取出,提前一个月申请就可以。很多同事都投了大把钱进去,阿闷也把超过70%的存款都投入其中。

对于乐享计划,公司的解释是资金主要用于业务发展,却没有交代详细去处。看着身边同事都深信不疑,阿闷也没有任何顾虑。

那个时候,公司形势一片大好,到了2019年上半年,美利金融总营收9.844亿元,净利润达2.32亿元。

2019年10月,美利金融旗下子公司“美利车金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计划募资至多1亿美金,阿闷也很开心。

1个月后,形势却急转而下,公司突然被警方调查。随后,CEO刘雁南被捕,公司IPO之梦化为泡影。与此同时,阿闷惊愕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把投入“乐享计划”的资金取出。

形势恶化后,公司内部人心惶惶,股东方为了稳定人心,派相关人员安慰员工,同时也拿走了核心数据。

到了2020年1月中旬,阿闷正式收到了股东方发出的公司遣散邮件,股东解决问题的承诺也迟迟没有兑现,走投无路之下,阿闷干脆和其他受害同事一起到警局报案。

此时,经侦人员却告诉他们,“乐享计划”属于公司内部项目,实质是资金池,但因为没有对外募集资金,并不属于非法集资。最后,立案申请被驳回。

随后他们又找到法院,但一直到今年12月,该案依然杳无音讯。

在10多年的职场生涯中,阿闷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类事情。他损失了100多万元,也失去了参与IPO的机会,多年存款也打了水漂。

比阿闷更悲惨的大有人在,有的同事因为公司暴雷,买不了房,还不起房贷,甚至家人生病了也交不起医疗费。

“以后,我不会选择风险度高的行业了,尤其是互联网金融这块。不可预见的风险,才是最可怕的。”阿闷感慨万千。

公司要开发布会,临时找我来顶包,用完即弃

小青 80后前安全公司职员

小青从某安全科技公司离职,是在2019年12月13日,从这一天起,她原本连贯的职业生涯进度条,突然断掉了。

那天,她如常按时上班,到了中午11点15分,人事经理突然找她去活动室聊一聊。

到了活动室,对方问她:你们经理找你谈了吗?关于离职的事情?

小青当时心里一震,说没有。人事经理告诉小青,让她下周一办离职。

发懵的小青连忙追问: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不能缓缓吗?得到的回答的是NO。

人事经理又说,你们的部门经理极力挽留你,但是老总的决定谁都没办法质疑。

小青闻听于此,特别吃惊,当时她面试这家公司时,曾经嫌弃离家太远,一度想拒绝。

是部门经理的热情邀约,才打动了她。当时,部门经理查看了她的作品,细聊了一个多小时,还不断和她套近乎说,“咱们都是湖北人啊,是老乡啊”。

还极力劝说小青,自己在公司已经工作7年多,公司很有前景,入职后,他作为老乡也会照顾小青。

满面笑容的部门经理,让小青好感倍增。

所以,对于公司的突然辞退,她一时相当诧异。后来,经过多方了解,小青才得知,公司原本就是招她临时“顶包”的。

公司企划部的日常编制其实只有三人,此前招聘小青等两位新人入职,是因为公司要在12月召开发布会,临时急缺人手,原本打算外部招标,但公司询价后觉得招标价格太贵,就决定临时招聘增员,小青也是其一。

因此,发布会一结束,小青就被要求离开,“救火完毕,就把我们赶走了,这种玩套路的公司,我也不想长呆。”

(文中闻末末、烦尔赛、阿闷、小青为化名)

声明:本文由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标签: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