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软件

90后互联网打工人:医生担心我猝死,让我睡觉用呼吸机

发布时间:2021-01-04 15:25:18 浏览次数: 作者: 本站原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沈方伟李卓,36氪经授权发布。

「核心提示」

在2020与2021交替之际,最早一批的90后,已经走完了他们的而立之年。在中文语境中,三十而立,意味着开始确立自己的人生目标与发展方向,也意味着成为社会和家庭的中坚,开始承担更多责任,面对更多挑战。

三十而立,但也仅仅是三十而已,依然有诸多的可能性和未知的事物将要发生。这一次,我们和豹变的读者, 30岁左右互联网、新经济从业者们聊了聊,通过他们的困惑和焦虑,试图厘清当下个人的困境和个体命运与时代关系的脉络。

今天是「三十而已」专题的第一篇,关于健康。

人到三十,像是一个分水岭,肩上的担子更沉,身体的问题也在增多。

中年发福,减肥越来越难,看到0糖0卡饮料眼前一亮,失眠焦虑成为常态,发际线加速后移……这是和我们接触的30岁左右互联网人、新经济从业者们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

高压和勤奋的工作带来的财富和收入增长固然重要,但带来的很多健康问题已然不可逆。

无数的案例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健康,他就失去了一切。

这一次,我们希望通过故事的讲述,重新唤起人们的健康意识,让每一个人在为外界忙碌奔波时的同时也能关注自身,重视健康,为追寻自由的自己提供最基础的保障。

因为,唯有正确的认识和理解自身,给予自己更多的关爱,才能帮助我们处理好外界的关系,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保持自我,继续追寻自由。

四罐啤酒、两片褪黑色素、两杯威士忌治不了我的失眠

方大庆|互联网公司运营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县城,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小镇青年吧。目前在北京某家头部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厂龄一年。

如你所想,互联网工作压力确实大,失眠是常态,KPI和OKR是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我们部门的业务是个老业务,流水很好,压力稍微轻松一些。但我还是经常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躺到凌晨4点还睡不着,眯一会儿就忍不住看会手机。多数时候我需要靠酒精来助眠。

周围的同事也酗酒,但没有我喝得多。四罐啤酒、两片褪黑色素再加两杯不加冰块的威士忌,一般来说可以治疗多数同事的失眠,但我仍然睡不着。天天如此,肯定是病了。

朋友让我去医院看看。今年6月份,北京第二波疫情来临前,我去了趟北医六院,被确诊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症。

对,你没看错,焦虑是一种病,我也是那次看病才知道。生理上表现就是脑袋疼,一阵一阵的,不是很频繁,有时候会恶心,吃不下饭。医生给我开了药,说是要持续吃。

我仔细想来,抑郁和焦虑来源于我对世界的不认可,现在的这份工作看起来光鲜,但实际上像一颗螺丝钉,我自己不觉得对社会有任何价值,仅仅只是为了糊口。我朋友劝我说多数工作都是如此,但我总觉得一部分人的工作还是要比另一部分人的工作要有价值一些。工作不分贵贱,但还是有价值之分野。

没有价值也倒罢了,荒谬的是这份毫无意义的工作也不可能让我实现财务自由。现在收入其实不错,但我没有赶上互联网的黄金时代,进厂的时候早就没有了期权,也没有赶上买房的好时点,攒下的钱只能买个老破小。

朋友之前说,你谈恋爱就能好一些。我去年相亲很频繁,见了30个女生。频繁相亲难免会遇到奇葩,三观不合的聊天会话很容易让人对这个世界失望,今年疫情后就没有再继续了。如果多几次失败的相亲,可能也会加重病情。

我会坚持遵医嘱吃药,但如果没啥用也无所谓,佛系治疗。我觉得我病了,世界也病了。只不过不同的是,我还有药吃。

我戴假发去相亲蹦迪结果假发飞出去了

印光|某互联网公司网络安全工程师

想知道我脱发最严重的时候什么样?

你可以去看今年很火的网剧《隐秘的角落》,摘下假发的张东升,我们长得就挺像。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找到了办法,植发,拯救了我的当代生活难题。

提到脱发,你们第一个联想到的职业肯定是程序员,我的工作全称是网络安全工程师,其实还是程序员,目前供职于杭州某家大厂。

脱发大概是从2017年开始的,那个时候在创业,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扛,压力大。后来换到现在的公司,我们部门人少活多,加班的频率挺高,在外面还没流行996说法的时候,我们996基本上是常态。大家为此流行一个说法:

每天下午三楼抽根烟,再熬七八个小时今天就能够下班了。

慢慢的,我开始脱发,一开始是每天枕头上有几根,后来是洗头的时候感觉掉一把,慢慢就扩大成地中海的趋势了。

朋友推荐我吃非那雄胺,可以抑制雄性激素分泌,但我用起来效果不佳,这个药非常浇灭生活热情,吃完感觉无欲无求了。三甲医院跑了几个,类似的药物对我都作用不大。

我开始戴假发,省事。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假发会给我带来一个很大的遗憾。去年夏天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我们看得对眼也聊得来,熬夜写代码想起她会忍不住嘴角上扬的感觉。

后来,我们相约七夕晚上去酒吧玩,结果那天晚上人山人海,我们从吧台一路蹦到舞池,不知道是谁伸手拽了我一把,我还没反应过来,头上的假发就飞出去了……

我当时愣住了几秒,只听见她的尖叫声,原本面对面深情对视的她被吓得蹲到地上,差点把手里的啤酒泼在别人身上。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遭遇了社会性死亡。

回家后,我在镜子前反复戴上假发又摘掉,感觉这张人畜无害的脸秒变成电影里面那种变态啥人狂。我们不会有结果了。

果然,我第二天发消息道歉,系统提示对方已经不是您的好友。我们再也没联系过,但我后来一直会想起她。

痛定思痛之后,我决定放弃假发这条路,最好的办法就是植发。植发就是取下来秃掉部分的头皮,再把后颈部有永生性毛囊的地方转移过来,在头皮上打孔种植。

植发做得最好的是土耳其,我的面积在国内做下来得十几万块,存活率不高,土耳其大概便宜一半,去年一年我去土耳其做了两次,一年多头发慢慢长回来了,人也自信了不少。

上次喝酒,听当初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跟我说:

她今年国庆结婚了,老公是个长头发的文艺青年,做导演的,比你们程序员有头发还懂浪漫。

听到这个消息,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早点去做植发,或许能挽救我的感情生活。

酒过三旬,朋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劝你还是忘了她吧。

过度肥胖我躲在洗手间给自己注射胰岛素

叶胜义|某互联网大厂离职程序员

我以前是个程序员,2019年底从某大厂辞职回家的。辞职原因是我太胖了,快威胁到生命安全的那种胖。

我身高170,体重最重的时候达到了230斤,医生担心我猝死,推荐我晚上睡觉用呼吸机;之前查出来糖尿病,正常人空腹血糖最高到7,我最高到了18;我还有高血脂,各种疾病还会对心脏有影响。家里强制要求我辞职回家减肥。

我的肥胖很大一部分是工作带来的,在公司的时候,程序员收到一个词就是,需求。产品和运营总有提不完的需求,大小领导总是在增加需求。

每天上班,排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张张的便利贴,电脑记事本上列着满满的需求清单,在三四个数码屏幕上完成一天的工作,加班到11点是家常便饭。

也有我个人心态的原因,性格内向,朋友少,在办公室里待的第一年,还认不全同楼层的同事。

有的时候觉得他们提的需求不合理,但自己不善言辞,基本上不会拒绝,各个环节派下来的活我都一一照做,慢慢觉得工作没意义。

我以前对程序员的想象,是黑客帝国男主角尼奥那样的传奇黑客,或者是扎克伯克这样做出FACEBOOK的天才人物,所以读了计算机,毕业后做了程序员。

真正把这件事情变成工作之后才发现,这个行业里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做着流水线式的工作,天才还能得到支持的永远是极少数,而我其实不是他们中的一员。

工作逐渐让我感到烦闷,疏解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喝可乐,每次路过贩卖机都来一罐,糖真是个好东西。

最多的时候,我一天喝了十二罐可乐,下班回家也喝,保洁阿姨来我家打扫卫生,能从家里拎走一大袋各种饮料罐子。

结果就是自己越来越胖,以前穿M号的衣服到需要穿XXL,出门走几百米就开始喘,体检查出来各种毛病,糖尿病从吃药无效到需要注射胰岛素,我就躲在公司的洗手间里给自己打。

我还是管不住嘴,生活中已经有很多糟糕的事情了,在这个城市没朋友没依靠,食物是为数不多能够给人慰藉的东西,吃到嘴里的时候最快乐。

医生给我的建议是做切胃手术,切掉三分之二可以帮助减肥。我是个胆小的人,从小到大吃药打针都很少,打胰岛素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极限了,所以我辞职回家专职减肥。

我现在每天吃三个水煮鸡蛋,一小口米饭,一点水煮或者清炒的蔬菜玉米,爸妈为了让我能够坚持下去,也主动陪我一起吃这些。

我妈妈还有贫血,医生一直让她多补充营养,但她怕我馋,一直陪我这么吃。

有时候想想觉得真对不起他们,没能让他们享福却跟着我一起受罪。

曾经我也有过好的想法和梦想,现在感觉都被磨灭了,你普通程序员就是一个螺丝钉,工作不需要你有多少创造力,只需要你把代码一行一行地敲出来,让这个机器持续的运转下去就行。

最近看到一个哲学家(梭罗)说,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一种平静的绝望之中,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戳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今年九月加入了一个减肥敦促群,群友都是我这样的胖子,每天在群里晒一日三餐和运动,不达标的那个人会被集体辱骂。

好多次我都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但是想到爸妈又只能咬牙坚持。目前在群里我还没被骂过,今年瘦了快30斤了。等状态好点再去工作吧,也不知道明年工作好不好找。

愿意跟你讲我的故事,是希望大家一定要大胆,多交朋友多和人打交道,胖子少碰糖,以我为戒,减肥实在太痛苦了。

我在茶水间晕倒同事叫救护车送我去医院

李润|某知名公关公司员工

签合同,刷卡,看到银行发来的扣款短信的时候,我终于感到了几个月以来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这是买着最贵的保险,加着最拼命的班。

为自己和家人买保险,是我2020年最大的一笔开销,不过也是我花得最心甘情愿的一笔钱。

我是一家业界知名公关公司的员工,专职负责服务某家互联网大厂。因为客户品牌活动和策划很多,需要源源不断的创意,想不出来就加班。最多的一次做几个全案,我连着三周没有周末休息,黑眼圈快能赶上熊猫了。

案子结束的最后两天,我感觉肚子胀痛,心跳加速,去茶水间倒水时眼前一黑,就栽倒在地上了。

同事叫了救护车把我送去医院,在急救抢救室里打点滴的时候,只听到机器发出的嘀嘀声和周边其他床病人发出的呻吟声和嘈杂声。当时感觉是,我在哪里,我这是要死掉了吗?

检查结果下来了,阑尾炎需要手术,窦性心律失常,长期低血糖引起的心血管损伤,另外血液指标多项都是紊乱的,医生说主要是长期生活不健康缺乏锻炼引起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大病。

医院躺了几天回来继续干活,眼前的工作总是多得看不到头。这个行业光有天份不行,行业里的大多数人都在拼,你不愿意拼就只能被别人甩在身后。

不过,当一个人真正失去健康的时候,才会意识到健康有多重要。

从检查出自己身体一大堆毛病之后,我开始留意各种和健康相关的信息,开始看养生文章。最多一周在朋友圈看到了十几个不同的水滴筹求助,求助者中有我的高中同学,刚工作就诊断出脑部肿瘤,筹款医疗费五十万。

最近一年,那个网易员工患癌被公司辞退的新闻对我刺激很大。我和同事开玩笑说,以咱们的工资水平,生病了哪怕公司不辞退我们,给一半工资,我们是不是也治不起病。

思来想去,决定买保险。我以前是不太信保险,觉得保险公司都是忽悠,管卖不管赔。但现在觉得,这是我们打工人为数不多能够保护自己的手段了吧。

不光买自己的,也应该给父母买一份,到这个年龄,这是我的责任。一个多月对比了五家保险公司的产品之后,最终找到了适合自己和家人的重疾险癌症险和日常门诊险,全部买齐。看到销售顾问的报价单的时候,觉得肉疼,加起来两万多,我父母年龄大了,保费高,一年大概等于我一个半月的工资。

最终咬咬牙还是买了,其他地方节省一点吧。我们这个家,我不能失去他们,他们也不能失去我。

声明:本文由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标签: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列表